开网店卖什么最赚钱而且竞争小?“义乌模式”为何海城失灵?

开网店卖什么最赚钱

开网店卖什么最赚钱而且竞争小?“义乌模式”为何海城失灵?现在就一起探讨下吧!

市场不是“建”出来的

追溯这两大专业市场的历史,均起步于改革开放初期。

1984年,义乌县委确立“兴商建县”的发展战略,海城县委提出“开发海城,致富人民”的目标。“念市场经、吃改革饭、走开放路、打创新牌”,成为这两大专业市场持续繁荣的“法宝”。

当时两地主政的县委书记,一位是不久前病逝的“改革先锋”谢高华,另一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李铁映。

义乌率先开放和定额计税形成虹吸效应,划行归市促进贸工联动,贸易改革叠加“一带一路”红利……多年稳居全球最大的“小商品之都”,又开始加快构建“买全球、卖全球,买卖全球”的贸易新格局。

海城农民丁其山为还欠债寻活路,偷偷生产贩卖裤子,引来当地成千上万农民竞相效仿,成就了闻名中外的西柳服装市场。目前,海城棉裤年产量3.5亿条,占全国三分之一强;棉服年产量1.2亿件,占据国内市场半壁江山。

生意如同“聚宝盆”,市场自己会招商。据原海城县委书记鲍辉的调查记载,“1992年11月,西柳服装市场3区动迁剩余136个摊位,全部面向社会公开竞拍。仅义乌县廿三里镇一个村就来了50多人,买到摊位的有近80%”。

1995年,黄立新和几个老乡商量,合伙买下了现在这间商铺。“当时一共花了28万元,现在值120万元,每年能租大约12万元。”他说。

“义乌同样大小的商铺,一年销售几个亿,背后养活几十家工厂。相比之下,这就是一个本地零售铺子。”老黄说话不急不慢,偶尔回复一下响个不停的微信,接着解释说:“都是问价的,买得少也不能怠慢。”

前些年,义乌市场商铺生意火爆,一个商铺价格动辄几百万元,连投标权私下都能卖几十万元。热衷于投机套利的投资者,纷纷将目光盯在商业地产上。

在一些签约北上的义乌商户眼里,最赚钱的生意也是商铺生意。当时就有人说,现在义乌人有钱了,手里有个几百万,没有赚头不可能再来冒险了。

“有的人就是奔这个来的!瞅准了增值空间,再转手倒腾炒摊位……”黄立新坦言,当时确实有老乡问过他对这件事的看法。

尽管市场前景堪忧,项目二期却已经启动。资料显示,海城项目规划用地约287公顷,建筑面积逾323万平方米,一期建筑面积仅为其四分之一。

“只有把市场培育起来,我们才能收回投资、输出‘义乌模式’,西柳土地资源才能发挥效益,带动经济发展。”张奇真言辞中肯,通情达理,“希望二期能持平,给一期带来一些人气”。

据了解,以打造商业街为主、少量公寓为辅的项目二期,总建筑面积9.78万平方米,是一个满足经营、居住需要为主的综合性项目。

在义乌商城集团年报中,记者看到海城公司的业务性质,早已被确定为“房地产业”。

“我是来赚钱不是来享福的”

在海城项目规划图前,虞鑫伟指着几个连在一起的地块说:“这个形状很像一把斧头,接下来非得大刀阔斧不行!”

作为“义乌模式”输出的重点,对现有市场小商品“分行划市”——划定区域、分类经营,合作双方早有共识基础,更是义乌小商品市场互补性定位所在。

2017年1月,海城推出“分行划市”总体规划,将西柳专业市场集群划分为东西两区,旨在实现业态定位准确、品类层次清晰、管理服务规范,并要求将日用百货、鞋帽、袜子、服装辅料等小商品行业,引入东区义乌小商品城经营。

与义乌市场相似,数量庞大、构成多元的商铺业主,不乏各类公职人员。每年动辄十几万、甚至上百万的租金收入,使这个盘根错节的“食利群体”,具有强大的政策对冲能力。

尽管海城公司开出优厚的条件,政府部门“软中有硬”,部分承租商户也愿意尝试,仍无法消解商铺业主激烈反对和培育期市场萧条压力。西柳服装市场原有200多家小商品经营户,至今也没有整体搬入。

东区小商品城“高大上”的经营环境,确实令人羡慕。但黄立新的客户大多在服装市场,客户网上下单要货,他马上就能送过去。“客户手指触不到的地方就是远方”,老黄向东指了指说:“我是来赚钱的,又不是来享福的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麦辟兼职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aibw.com/670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